“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宣示美国对华战略的转向

中国网评论员 高霈宁

换句话说,假如美国政府真的想对香港发难,动用其国内现有法律已经足矣。如此兴师动众地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实属多此一举,而且还有虚张声势之嫌。况且,美国在香港拥有的巨大经济利益也使其难越雷池。据统计,在香港有1344家美国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香港还向美国贡献了巨大的贸易顺差,这个数字在过去10年间累计达2970亿美元,单是2018年就超过330亿美元,在美国的全球贸易伙伴中排在首位。香港美国商会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这项法律将会对美国在该地区的商业利益产生“不可预料的、非建设性的影响”。一旦美国切断与香港的现有经贸关系,必然将伤及自身。

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由参众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使其正式生效成为法律。这是美国借香港问题对中国内政的严重干涉,也是企图将香港问题国际化的危险举动。美国的对华战略恐怕以该法案的通过为分水岭,今后转向对中国的全面遏制。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参议院获全票通过,在众议院的得票率是417:1。在2020年总统大选鏖战正酣之际,民主和共和两党在香港问题上却表现出空前的团结,不免令人感到意外。该法案要求美国政府每年对香港的自治地位进行认证,同时授权总统对所谓侵犯香港人权的人士实施经济制裁。其实细究起来,这两项内容并不新鲜,都是老调重弹。

美国对华战略的转向也决定了中美关系正在发生历史性的转折。斗争与合作恐怕将会成为未来中美关系的主旋律,且这一趋势不会因为特朗普在2020年能否连任而发生改变。香港问题像是这场中美世纪博弈中的序曲,我们更应为后面的持久战做好相应的准备。(责任编辑:蔡晓娟)

所以,否定香港的自治地位对美国政府来说并非易事。有人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比喻为悬在中国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说法未免言过其实。事实上,它更像是美国对华战略转向的一个象征性宣言

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制定了对华接触的战略。但是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迅速上升以及在特朗普上台后中美两国贸易摩擦的加剧,美国的对华战略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参众两院几乎获全票通过这一事实释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即遏制中国已经逐渐成为了美国政界的主流立场。

美国承认香港自治地位的法律基础是“1992年香港政策法案”。这部法案一方面授权美国政府在香港回归之后对港政策不变,另一方面也明文规定当总统认为香港的自治地位不足时,有权中止实施对港的特殊政策。同时,美国参议院在2017年通过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也赋予了总统对世界各国的“违反人权者”进行制裁的权力。


2020-01-12 13:04admin admin 点击